导航号,我的单页导航

源于一次写生活动,有幸认识了一位画家,他就是长安画院的周西省大哥。

称呼他为大哥,有一种亲和力是源于他的一件小事,感动了我。那就是有缘去了一趟我的老家,他让我的父母坐下,他用手机播放一段我做的视频,让他们看,并说:“老人家,你们看看,这就是您的儿子拍摄的作品。”

人与人之间相遇相识有缘是奇妙的,这种缘分,说不清,道不明。可能,也就是在那一刻,我竟然有点感动,有幸相逢就是上苍恩赐,或许我与周大哥的相识,也不过如此。

后来,他返回西安了。临走的时候,他给我说,“兄弟,等我回去了,我要给老人家画一幅寿桃,祝老人家长寿安康!”也就是这幅画,我认真的欣赏了周大哥发来他的一些作品链接,我突然想起了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,“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世人甚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。

说真的,我不懂画,但我喜欢国画,在我的印象里大凡画家,多半都是以梅兰竹菊、山水牡丹画风而擅长。这一次竟然让我遇上了擅长画寿桃的周大哥。当时就想,我当初为啥没学习国画呢?不然我就懂画画,懂欣赏,不是一个外行了。有时候,我常常在想,文学与绘画或许有想通的地方,不然这独特的艺术感受从何而来,否则王维也达不到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境界了。

我知道,从专业的国画角度去赏析周大哥的作品估计已经很多了。但我想从一个外行的角度,也来谈谈我的感受。

我不是画家,可是我第一眼看到寿桃的时候,感觉甚是温暖。我知道,在诸多写意的国画大师中,齐白石老先生也酷爱画寿桃。或许,周大哥的寿桃和老先生是有渊源的。

浏览了部分周大哥的寿桃画作,我的第一感觉是:这不仅仅是一幅描绘果实的画作,更是中国传统文化、艺术精神和画家个人情感的完美结合。巧妙地运用了笔触、墨色和构图,将寿桃的形态、色彩和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,同时也传达出对生命、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和追求。

如果不是这些,又怎能在老家与老人亲切交谈,还不厌其烦的展示他的写生佳作,让老人赏析呢?

从画面的构图来看,留白与写意融合,色彩与书法结合,形成了一个和谐统一的整体,画面充满了动感和生命力。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,寿桃饱满圆润,色彩鲜艳,仿佛能闻到那诱人的果香。透过作品可以看出,这不仅仅是画家对实物的简单再现,更是画家心中理想化、艺术化的桃子,这画面寓意着生命的循环和延续,还有一颗祝愿福如东海的善心。

我能感受到,他用画笔诠释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,让我们重新审视自己和周围的世界。在他的画作中,让我看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愿景。

中国风,大部分都是以红色为元素,中国画的墨香也是独特的风趣。

在画面的笔触和墨色的运用上,周老师展现了中国画“意在笔先”的精髓。他运用干湿浓淡的墨色变化,将寿桃的鲜嫩、饱满和质感表现得栩栩如生。同时,笔触的轻重缓急也恰到好处,既表现了蟠桃的娇艳、樱桃的浓淡,配上墨色的叶子,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这种笔墨运用既体现了画家的技艺精湛,又展现了画家的艺术追求和情感表达。

我想,没有深厚的文化底蕴,是无法驾驭寿桃的韵味。寿桃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长寿和吉祥的象征,寓意着生命的繁荣和延续。周老师通过画作传达了对生命的敬畏和热爱,同时也表达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这种文化底蕴的融入使得画作不仅仅是一幅艺术品,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和情感的表达。

在外行人的眼里看来,专业与分专业是有区别的,更多的价值在于喜不喜欢。因为,你喜欢,就有价值,你不喜欢,在你的世界可能就是一张废纸。

佛家云:见心见性。

或许,万物皆有灵性。这是一幅普通的寿桃画,可是他融入了画家的灵魂与生命,在孜孜不倦的艺术追寻中,他们始终在探寻中国画的艺术魅力、还有对生命、对美好事物的热爱和追求。这样的画作不仅让人赏心悦目,更能引发人们对生命和艺术的思考和感悟。

生命中,总有一些东西值得怀念。时间,总是能验证情感的真伪。缘分缥缈,道也自然,有些人难免从熟悉变成了陌生,从真心相伴走到了顺其自然。

今日经过一片桃园,看到了枝头那毛绒绒的桃子,不由地想起了李白的《庭前晚花开》“西王母桃种我家,三千阳春始一花。结实苦迟为人笑,攀折唧唧长咨嗟。”

不知不觉,我与周大哥已分开数日。

林语堂说,不管我们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,都应该喜欢那一段时光,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,不沉迷过去,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,生命这样就好。我知道,与周大哥相遇,也算是人生之中的缘分。

那天分别的时候,周大哥说:空了,到西安,去我的小院看看。我知道,哥哥的院子肯定是既融入艺术,又与他的画一样,自然别致、当属精品。

世界就是这么奇妙,人们都渴望有人知你、懂你、信你,我很幸运。今天,空闲了下来,当我再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,突然就想起了苏轼在狱中写给他弟弟的诗“与君世世为兄弟,再结来生未了因”。

一幅画,也是有生命的。

它不仅仅是精美的艺术品,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和情感的表达。还有我与周大哥一见如故的心情,在欣赏这幅画作时,我感受到了他的真性情。这样的作品,无疑值得我深入品味和珍藏。

感谢周大哥,我们还会再见面的。

© 版权声明
导航号,我的单页导航

相关文章

导航号,我的单页导航

暂无评论

评论审核已启用。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。

暂无评论...

网站升级中

网站升级中,可能存在一些bug。欢迎反馈 https://www.91es.com/we.html